【學習與思考】中國網友呼吁制裁該銀行,設局坑華為拿到美國“免死金牌”
  • 信息來源: 長安街知事
  • 日期: 2019-07-17
  • 瀏覽量: 54 次

14日晚,新聞聯播刊播《國際銳評:制裁對臺軍售美企 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嚴正發聲:任何為利益而想挑戰中國國家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和安全的企業與個人,最終要為自己的短視行為付出沉重的代價。

中國網友呼吁制裁該銀行,設局坑華為拿到美國“免死金牌”

央視發聲,振聾發聵。此前連續2天,商務部和外交部的發言人也向損害中國國家利益的外企發出制裁信號。這引起了全球對中國“不可靠實體清單”的認真關注。

事實上,被呼吁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的不止是對臺軍售企業,雖然最終清單還沒出爐,廣大網友已經幫著一些企業“對號入座”了。

參考消息官微近日報道,在中國網友中入選“實體清單”呼聲最高的是兩家外企——聯邦快遞和匯豐銀行。聯邦快遞因“將華為快遞移送美方”一事已是身敗名裂,而75%的收益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特區的匯豐,又是如何被中國網民所拋棄的?

中國網友呼吁制裁該銀行,設局坑華為拿到美國“免死金牌”

命懸一線,卻總能化險為夷,這是匯豐作為世界大行的“自我修養”。然而,這是需要“身段”的。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近期,三家大型銀行拒絕執行美國法院關于違反某國制裁調查的傳票,面臨被切斷美元清算渠道的風險。

美國制裁的法律標準,是針對所有國家的,匯豐卻能屢屢“全身而退”。這家英國金融大鱷為Skycom (一家被美國政府認定與伊朗有業務往來的企業)處理美元業務,同樣違反了美對伊的制裁,卻連一張“罰單”都沒拿到。

匯豐拿過的通關“免死牌”遠不止這一個。早在2012年時,它就因給墨西哥毒梟洗錢而面臨美國政府的刑事訴訟。而事情的結局是,匯豐與美國政府達成了為期5年的《延后起訴協議》,繳納了19億美元草草了事。

“免死牌”的背后,是匯豐長袖善舞的B面。5年過去,美國檢方在2017年底如期撤訴。在這5年里,盡管被媒體爆出內控存在諸多問題,但匯豐也再未因其所涉及的其他案件而被美國政府起訴,整個過程可謂“有驚無險”。

近日,《環球時報》揭開了匯豐屢屢被美國“網開一面”的謎底:其在2016年年底到2017年開始“配合”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發起的“調查”,以換取美國司法部門的寬恕。

盡管匯豐曾于今年年初解釋說自己是“被迫”的,可就從其提供所謂“證據”的爆炸性和后果來看,這樣的“配合”絕非“被迫”二字可以解釋。

當時,匯豐從自己在華重要客戶華為手中獲取了的一份關于“合規性”說明的PPT,轉身提供給了美國司法部,并結束了與華為的合作關系。正是這份所謂的“證據”,直接導致了華為高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扣留,也成為了美國起訴華為的核心“黑材料”。

更惡劣的是,匯豐銀行從一開始就知道Skycom公司和其在伊朗的業務,也知道Skycom跟華為的關系,往來郵件可以證明,郵件中有匯豐銀行的logo。

不難發現,只要現實利益需要,匯豐出賣客戶的行動是毅然決然的,根本不是“蒙在鼓里”。

那么,問題來了——

美國司法部門憑什么對一家非美資企業的境外經營活動展開調查?匯豐又憑什么把正常商業活動中私下獲得的中國企業客戶資料提供給美國?

我們來惡補一下法律常識。早在1945年,美國法院就確立了“長臂管轄”原則。通俗地說,你并不居住的美國的某個州,但只要你跟這個州有任何一點關系,這個州的法院就可以傳喚你,哪怕只是錢存在了州立銀行里。

美國因為制裁伊朗而對一個在加拿大的中國人進行扣留并尋求引渡,這個“長臂”有多長可見一斑,也是其備受爭議的原因。

然而,無論是冠冕堂皇的美國司法部和充當“打手”的匯豐,都嚴重漠視了一個重要主體的存在,中國政府和中國司法部門。

全國人大常委會于2018年10月通過的《國際刑事司法協助法》規定,非經中華人民共和國主管機關同意,外國機構、組織和個人不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進行本法規定的刑事訴訟活動,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機構、組織和個人不得向外國提供證據材料和本法規定的協助。

反觀匯豐,其將位于中國境內的人員和數據轉移到了香港和其他國家,用于取證和調查。在未經中國主管部門允許的情況下,將中國境內信息用于境外取證和配合調查,完全視中國法律于無物,視中國司法部門于無物,怪不得能獲得美國政府的“免死金牌”。

作為一家1865年就在香港和上海兩地開業的銀行,作為一家75%的收益來自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特區的銀行,作為一家不遺余力要向中國政府澄清“自己迫不得已”的銀行。對于自己無限看重的中國市場和中國客戶尚且如此,還有什么契約精神不可破壞!還有什么客戶資料不可出賣!

“身段”柔軟至此,這難道就是世界大行百煉成精的“自我修養”?

在匯豐陷阱中,誰將是下一個華為?

【注解:美國“長臂管轄”】

美國法院根據長臂法案的授權,依據“最低限度聯系”原則,在非居民被告與法院的聯系滿足美國憲法正當程序條款所要求的最低聯系時,對非居民被告行使特別管轄權或者一般管轄權所形成的管轄權范圍擴張的效果。

在華為事件中,雖然孟晚舟并不是美國任何一個州的居民,但由于她所在的華為公司與美國至少一個州的法院有所謂的“最低限度聯系”,地區法院就可以尋求對她的指控。

來源:中國經濟網

 

本文內容轉載自長安街知事,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網系公益性網站,轉載文章均注明信息來源與作者姓名或筆名。信息來源中未注明作者單位、姓名的,因無法聯系作者,本網亦未注明作者姓名。若涉及著作權問題,請作者即與本網聯系(Tel:0573-82086793 ),本網立即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