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與思考】負債上億:紹興又兩家紡織公司破產!給紡織老板們當頭一棒
  • 信息來源: 化纖邦
  • 日期: 2019-07-16
  • 瀏覽量: 55 次

諸暨圣祥紡織品有限公司

2018年11月19日,諸暨市人民法院根據諸暨市七大洲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請裁定受理諸暨圣祥紡織品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查明,截至2016年8月31日,諸暨圣祥紡織品有限公司資產總額為22095633.83元,負債總額為139245902.25元,凈資產合計為-117150268.42元。

負債上億:紹興又兩家紡織公司破產!給紡織老板們當頭一棒

諸暨市人民法院認為,諸暨圣祥紡織品有限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財產狀況又無好轉的可能,已嚴重資不抵債。諸暨市人民法院在審理諸暨圣祥紡織品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件期間,相關權利人也未提出和解、重整的申請。為保護債權人的利益,應依法宣告債務人諸暨圣祥紡織品有限公司破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本院于2019年3月4日裁定宣告諸暨圣祥紡織品有限公司破產。

諸暨市思億針織有限公司

2019年1月3日,諸暨市人民法院根據邊建岳的申請裁定受理諸暨市思億針織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查明,因諸暨市思億針織有限公司財務資料缺失,導致無法進行審計,現經破產管理人核實,債務人諸暨市思億針織有限公司已知負債為1471675.5元,資產為401985.96元,凈資產為-1069689.54元。

負債上億:紹興又兩家紡織公司破產!給紡織老板們當頭一棒

諸暨市人民法院認為,諸暨市思億針織有限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財產狀況又無好轉的可能,已經嚴重資不抵債;諸暨市人民法院在審理諸暨市思億針織有限公司破產清算案件期間,相關權利人也未提出和解、重整的申請。為保護債權人的利益,應依法宣告債務人諸暨市思億針織有限公司破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本院于2019年3月4日裁定宣告諸暨市思億針織有限公司破產。

跟破產有關的,

還有下面這些紡織企業,

看看有沒有你也認識的?

浙江勤創機械有限公司

2017年4月7日,本院根據諸暨市東一宏達汽車配件廠的申請裁定受理浙江勤創機械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查明,截至2017年11月30日,浙江勤創機械有限公司資產總額為3469979.59元,負債總額為142373078.07元,凈資產合計為-138903098.48元。于2018年12月19日裁定宣告浙江勤創機械有限公司破產。

諸暨市中強紡織有限公司

2017年4月7日,本院根據浙江海博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的申請裁定受理諸暨市中強紡織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查明,截至2017年5月31日,諸暨市中強紡織有限公司資產總額為447420642.94元,負債總額為722469794.38元,凈資產合計為-275049151.44元。于2018年12月19日裁定宣告諸暨市中強紡織有限公司破產。

浙江雅迪纖維有限公司

2018年1月4日,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精工閥門有限公司的申請裁定受理浙江雅迪纖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查明:截至2018年1月4日,浙江雅迪纖維有限公司資產總額為625476986.06元,負債總額為736338460.23元,凈資產合計為-110861474.17元。于2018年12月17日裁定宣告浙江雅迪纖維有限公司破產。

諸暨市舒潤針紡織品有限公司

2018年10月19日,本院根據趙善伍的申請裁定受理諸暨市舒潤針紡織品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查明,諸暨市舒潤針紡織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破產管理人未能接管到完整的財務資料,無法委托審計機構進行審計,根據破產管理人核實,債務人諸暨市舒潤針紡織品有限公司負債金額為3503075.2元,資產金額為308128.33元,凈資產為-3194946.87元。于2018年12月6日裁定宣告諸暨市舒潤針紡織品有限公司破產。

浙江遠妮包裝有限公司

2018年11月19日,本院根據吳偉的申請裁定受理浙江遠妮包裝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查明:浙江遠妮包裝有限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已無財產可供清償破產費用。

本院認為,浙江遠妮包裝有限公司屬嚴重資不抵債,且無財產可供清償破產費用,故應依法對其宣告并終結破產程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四十三條、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本院于2018年12月17日裁定宣告浙江遠妮包裝有限公司破產并終結浙江遠妮包裝有限公司破產清算程序。

浙江曼莎襪業有限公司

2017年9月13日,本院裁定受理浙江曼莎襪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現查明:截至2017年9月30日浙江曼莎襪業有限公司賬面資產總額為61429695.11元,負債總額為71688617.5元,凈資產為-10258922.39元。于2018年12月10日裁定宣告浙江曼莎襪業有限公司破產。

諸暨市鴻旦襪業有限公司

2018年10月8日,本院根據諸暨市諸韻快遞有限公司的申請裁定受理諸暨市鴻旦襪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

現查明:諸暨市鴻旦襪業有限公司無可供清償的財產,債務人財產不足以支付破產費用。本院認為諸暨市鴻旦襪業有限公司的財產不足以清償破產費用,管理人請求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產并終結破產程序,符合法律規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四十三條、第一百零七條之規定,本院于2018年12月7日裁定宣告諸暨市鴻旦襪業有限公司破產并終結諸暨市鴻旦襪業有限公司破產清算程序。

浙江美聯針織服飾有限公司

2018年8月27日,紹興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浙江美聯針織服飾有限公司破產重整一案。并同時指定上海匯同清算事務有限公司、浙江永大律師事務所、紹興天源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為浙江美聯針織服飾有限公司管理人,后將該案交本院審理。

浙江大唐進出口有限公司

諸暨人民法院于2018年8月27日裁定受理浙江大唐進出口有限公司破產重整一案,并同時指定上海匯同清算事務有限公司、浙江永大律師事務所、紹興天源會計師事務所有限責任公司為浙江大唐進出口有限公司管理人。

諸暨市思宏針紡有限公司

諸暨人民法院于2018年10月26日根據杭州滏豐紡織有限公司的申請,裁定受理諸暨市思宏針紡有限公司破產清算一案,并同時指定浙江浣紗律師事務所為諸暨市思宏針紡有限公司管理人。

紡織行業冬天有沒有到?

我們的紡織業原來發展得比較快,當時有一部電視劇叫做《北京人在紐約》,現在汪峰有一首歌叫《北京北京》,歌曲中唱到“我在這里迷茫,我在這里哭泣”,現在的紡織業就是這樣的一種感覺,所以我覺得現在要做一個很大的調整,行業里所有的產業除了渦流紡都得做調整,該賣的賣掉,該轉的轉掉,爭取將負債率降低到20%左右。

我們下一步的投資方向不會在渦流紡上有很大的發展,因為我算過一本帳,MVS 870型的新機器買來,如果按照現在的財務狀況、財務成本去計算,說實話賺不到什么錢,所以再上的話什么意義都沒有。我們好在投的比較早,不論是產品還是市場方面,另外加上自己獨特的營銷方式,形勢還算好的。我覺得這與我們企業所在的區域和位置不無關系,比如在杭州市中心和西湖邊買一套房子,面積同樣,但是價格絕對不一樣是一個道理。所以我們的投資也在做一個調整,我們正在往農業方向去,這是我們的一個布局,雖然投的不多。對于渦流紡產品,我們的特點是品種多,花樣足,目前市場上的品種我們幾乎都有,除了還沒涉及色紡,但是這方面我們也已經在做準備。

目前中國紡織業的行情遠未見底,到今年過年時行業的廬山真面目才會顯露一角。

首先從大眾商品和原料價格等方面來講,粘膠價格最高到過2萬多一噸的時候,大家問有沒有到底,我說沒有,現在已經突破了08年的價格,據我所知翔盛集團已經賣到11500元/噸。至于棉花價格,我仍然覺得差的太遠,有這幾個原因:之一,國內外差價還是如此之大;之二,收儲棉的庫存量如此之多;之三,收儲棉的質量如此之差。所以我覺得就大眾商品價格來說,行情遠遠沒有見底,這是第一點。

第二,我想大家都很清楚,產能嚴重過剩。產能已經如此過剩,為什么大家還在做?我又想用另外一首歌來解釋,叫《死了都要愛》,因為大家停不下來,很多企業的錢是從銀行來的,一旦停下來,銀行就要來收債,那我們的企業就只有死路一條,所以強撐著“吃藥”、“做化療”,看看能堅持多久。現在大家都是這樣一種想法,我們的行業又何談利潤?大家都是為了活命,沒有利潤也要做,現金流減少也要做,不行就借高利貸,借不到了那就只有死。人也好,企業也好,往往越是不遠的時候,越是要瘋狂地、拼了命地“保命”。

第三,現在的整個產業鏈已經不健康,不論是上游的漿粕、或者化纖,包括產業鏈最終端的服裝。我想起之前聽到的一句話:什么叫做“政治”,政治就是把我搞上去,把你搞下去!這句話放到我們的產業鏈,就是打得進就好,打不進就跑。現在就是這個道理。現在的服裝企業,幾乎80%都是虧損運營,我想明年還有更多企業倒閉。剛改革開放時候,我記得我結婚時連電視機都買不到,現在還有什么東西買不到?這就是一個產業的發展過程。面對這樣的狀況我們該怎么辦?可以說現在的資金都非常緊張,錢都在房子里。據我了解,柯橋做貿易的企業一旦有了錢,要么和人家一起去投資土地,要么就是投資房子,這種投資我覺得有90%都要死。回到王總前面提的問題,我覺得今年肯定不會好,今年過年將是個大的節點,因為應付賬款要付,工資要付,有些企業這些錢一旦清不了,就只有關門,到這個時候,我們行業的廬山真面目就會暫時顯露一角。

第四,整個行業的企業成本太高。我的朋友——科爾紡織到美國投資辦紡紗廠,資金成本年利率2.5%—3%,初級資本自己拿30%,國家銀行給他貸款,然后只要工廠生產了,當地的銀行會給你融資。他到美國辦工廠,他用哪家電力公司的電,電力公司的老板給他10萬美金的紅包,而我們國家是你什么事情都要去求他,但是在美國是人家來求你。所以用電省、稅收也省,無非是人工成本高,但是他們勞動效率高。另外還有個更大方面的問題,我們的貿易是有壁壘的,但他們是沒有的。剛才孫偉挺董事長的報告中有提到“不要以為裝備先進就是一種進步”,裝備先進是可以用錢買到的,你有資格競爭,他也會有,就是看家底是否豐厚。如果沒有家底怎么辦?那就加強銷售。

第五,互聯網行業對我們實體經濟企業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俗話說“一將成名萬古枯”,一個馬云,我們每個人給他100元,他將賺多少?他市值2000多億美元就是這樣來的。網上銷售讓中間流通環節沒有了,這樣原來的庫存都可以不做了。另外個性化定制的日漸繁多導致大面積的量也給擠壓掉了。

現在環保方面對紡織業的要求也越來越嚴格。大家可能都以為吳江的印染廠是因為污水整治才被迫關閉,其實不是這么一回事,真正的原因是含有一種有毒的化學物質,到現在還沒完全查出,到底是人為的因素,還是化纖在制造過程當中產生的還沒定論,但是近期應該將明確并揭曉。這是關系附近流域民生的大問題,好比10個犯人都被抓起來的,但是誰都不承認,所以就統統關起來,這是一個道理。

如果紡織老板繼續以往的粗放發展之路,未來的路肯定不好走了。這些破產紡織企業的出現猶如當頭一棒,敲打著蕭山的老板們,行業已經到了一個非常時期,如果仍不思改進,最終的大結局肯定不會很美妙。紡織企業老板們應學會思考,學會變通,這樣才能在未來闖出一片新天地。

 

 

本文內容轉載自化纖邦,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網系公益性網站,轉載文章均注明信息來源與作者姓名或筆名。信息來源中未注明作者單位、姓名的,因無法聯系作者,本網亦未注明作者姓名。若涉及著作權問題,請作者即與本網聯系(Tel:0573-82086793 ),本網立即刪除。
上一篇:
下一篇: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易